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第一氏族_ 章三九四 挽狂澜于既倒(4)

时间:2021-01-15 16:3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我是蓬蒿人小说第一氏族 章三九四 挽狂澜于既倒(4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张京刚出行宫的门,就被两个同僚挡住了道路。

    “张将军今日好生神气,当着满殿大臣的面,用自己的脑袋表现自己的悍勇,可是把我等都衬托得犹如鼠辈,这个风头张将军出得很快意吧?”

    阴阳怪气说话的这个人,跟张京一样,戎装在身,是个武将。他看张京的目光,就像是看一只戴着冠冕的猴子,有不加掩饰的轻蔑与敌意。

    张京认得对方,知道对方叫王武,是一个防御使,麾下有八万兵马,在汴梁城外屯驻的官军中,属于绝对的实力派,平日里便眼高于顶、目中无人。

    另外一人也是防御使,只不过麾下兵马少,张京只见过两次。

    “身为统带兵马的将军,国战危急之时,你们不敢请战,却来讥讽张某,不觉得自己面目太过丑陋?”张京冷哼一声,毫不掩饰自己的不屑。

    王武顿时大怒,喷着唾沫星子喝骂:“张京!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,区区一个团练使,也敢这么跟本将说话?真以为得了皇后青睐,就可以无法无天了?!”

    张京根本不愿多说,只是乜斜着对方:“你能奈我何?”

    “我能奈你何?你才进入军中几年,还不知道军中深浅吧?别哪天到了战场上,背后被人捅了刀子,枉送了性命,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王武拿手指狠狠点着张京的胸甲。

    张京沉下脸来:“你威胁我?”

    “本将是在教你怎么做人!怎么,你还不服?也不去打听打听,国战之前,咱们防御使的上官是谁,受谁辖制,现在你敢背叛,知不知道死字怎么写?”

    王武逼近了张京,鼻孔都要捅到他脸上。

    张京怒火上涌,真气猛地爆发出来,将猝不及防的王武震得一下子翻倒在地,四仰八叉的模样格外滑稽,引得附近的大臣纷纷失笑。

    王武没想到张京如此胆大,半分也不怵他,竟敢当众动手,这下吃了闷头亏,顿时脸红脖子根,跳起来就要跟张京拼个高下输赢,却冷不防听到一声呵斥。

    “住手!身为防御使,人前斗殴,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张京跟王武等人转头去看,就见孔严华正从后面走来,一脸不满。

    “孔大人。”张京抱了抱拳。

    “孔大人,这厮好生狂妄蛮横,下官好心提醒他军中规矩,他竟然不由分说就对下官动手,请孔大人做主!”王武见了孔严华,那眼神就像奴仆见了主人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孔严华眉头一挑,冷冷瞥了张京一眼,也不询问事实,便用不容忤逆的口吻道:“张京,还不给王将军赔礼道歉?”

    张京并不服气:“此人蹬鼻子上脸,末将并无过错,为何要道歉?”

    听了他这话,另一个一直没说话的防御使,立即指着张京的鼻子喝骂:

    “混账!竟敢这么跟孔大人说话,你眼中还没有礼法?像你这种眼中没有规矩的鄙夫,有什么资格统帅大军,我看应该立刻革职查办!”

    张京还想出言反击,但此刻周围已有好几个寒门大员停住了脚步,相继向他看来,众人的眼神都是冷冰冰的,充满了敌意与杀气。

    股股无形的修为威压,从四面八方暗暗逼了过来,让他顿觉如负山峦,勉力支撑才不至于腿软跪下,哪里还能说话?

    孔严华摆摆手,制止了那名防御使继续发难,淡淡对张京道:“本官让你道歉,难道你觉得本官处事不公?

    “你如今也是防御使,麾下有十万骁勇,心胸怎么还如此狭窄,眼界怎么还如此短浅,连团结同袍的道理都不懂?”

    张京脸上阵青阵白,咬紧了牙关只是不动弹。

    孔严华见他撑得辛苦,眨眼汗水就浸透了衣裳,眼中终于有了点笑意,“本官今日就是要告诉你,军伍中人最重要的是团结,最忌结怨于同袍,自绝于三军。

    “是寒门将领,就得有寒门将领的样子,若是忘记了自己是谁,只知道奉承媚上,纵然一时得志,终将万劫不复!

    “本官看得起你,才好心提点你两句,望你好自为之,不要自误。”

    不紧不慢的说完这些,孔严华甩了甩衣袖,示意众人放开威压,这才大摇大摆的离去。

    王武朝地上吐了口唾沫,冷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追上孔严华,王武目光闪烁,不放心的问:“孔大人一片好心,就是不知道这小子领不领情,他若是执意不肯就范,咱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孔严华淡淡一笑,智珠在握:“能做到团练使,就不会没脑子。

    “你我已经说得很明白,身为寒门将领,不跟咱们一条心,背叛阵营去跟皇后、世家亲近,只会是死路一条,他怎么敢不就范?

    “我跟你打赌,最多五六个呼吸的时间,他就会跟上来,向你我赔罪。”

    王武心悦臣服,抱拳道:“大人英明,下官望尘莫及!”

    他俩距离各自的车马还有二十多步,信步而行,怎么都需要十来个呼吸的时间,足够张京在他们上车上马之前追来了。

    一半路程走完了,张京没来。

    王武脸色微变,孔严华却依然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一大半路程走完了,身后还是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王武脸黑如墨,孔严华眼神变得阴冷。

    到了各自的车马前,张京还是没追上来。

    两人皆是怒火中烧!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马蹄声从旁急速而过,两人眼角的余光捕捉到,马上的人正是张京!

    对方压根儿没有看他们,走得要多果断有多果断,要多正常有多正常。

    “这混账,简直是无法无天!他怎么敢不跟上来向我们道歉?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,要找死不成?!”王武恨得牙痒。

    孔严华脸色难看的像是要杀人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鸟厮如此不知好歹,枉费了大人一片苦心,下官是不是该带人去好好教训他?”王武极为不忿的请示。

    孔严华深吸一口气,好歹忍住了怒火,冷冷道:“回了军营,你还能怎么教训他?要是两军械斗,几颗脑袋都不够斩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这么放过他?”王武不甘心。

    孔严华冷笑不迭:“本来想着救他一命,让他跟皇后辞去差事,既然他自己找死,也不怪我们。

    “北胡精兵是那么好打的?莫说十万人,再给他十万人,也不是六七万北胡悍卒的对手,更何况还有元木真那个天人境在!

    “这回出战,他必死无疑,你我等着看他自食其果就是!”

    王武连连点头,望着张京消失在大街上的背影,恶狠狠道:“少了这个背叛大家的混账,对我们有益无害,大快人心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回到军营,还没进大帐,张京便被亲兵告知,他的家人来看他了,眼下正在大帐中等候。

    听到“家人”这两个字,张京精神一振,吩咐亲兵好生戍卫,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打扰后,加快脚步进了大帐。

    大帐里,有人负手站在悬挂的军事舆图前,正在饶有兴致的观看地图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女子,衣着妆扮很寻常,但即便是宽松的麻衣布衫,也掩盖不住她曼妙妖娆的身段,仅仅是后背的玲珑曲线,就足以让男人心跳加快。

    然而张京看到这个背影,脑子里却生不出任何旖旎念头,只有单纯的敬畏。

    他清楚对方是什么修为境界,有着怎样的脾性手段,若是对方想要他的性命,根本不会给他任何机会,眨眼间他的脑袋就得搬家。

    这亲兵嘴里的所谓“家人”,自然不是真的家人。

    “张京见过二当家。”张京规规矩矩抱拳行礼。

    舆图前的女子转过身来,一张脸虽然未施粉黛,但天生的丽质就足够动人心弦,眉眼间的成熟风情妩媚而内敛,显得既端庄威严,又魅惑众生。

    这正是一品楼二当家,扈红练。

    “张将军,听说你被孔严华带人当众刁难了,眼下心情如何?”扈红练笑得不无揶揄,一面说话一面自己找了个座位坐下。

    这事刚刚发生,张京打马回营的速度不慢,对方竟然能提前得知,意味可谓深长。但张京却完全不觉得惊奇。

    他梗着脖子,满不在乎道:“一群跳梁小丑而已,也只敢仗势欺人,给张某找些不痛快罢了,还真能把张某怎么样不成?”

    扈红练瞟了他一眼:“如此说来,这口气你忍下了?”

    张京顿时牛眼一瞪:“忍?怎么可能忍得下!待张某杀败北贼,全军凯旋,必携大胜之威,亲手斩下此僚狗头,用他的天灵盖盛酒!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扈红练大笑出声,拍着手笑道:“不错,不错。

    “当年的江湖贼寇,在军中历练了几年,也生出了一股无惧无畏的大丈夫豪气,这才是十万骁勇的主将该有的样子!公子当初没有看错你。”

    得了敬畏对象的当面夸奖,张京既得意又有些羞赧,扰扰头嘿嘿笑了两声:

    “公子是神人,做什么都是不会错的,张某也就是前世积德,这辈子才能遇到公子提携——二当家,公子最近可好?许久未见,可想煞张某了!”

    扈红练对张京得志之后不忘本的样子很满意,当下也不吝啬笑脸,“如你所言,公子是神人,自然不会不好。这回我亲自来,就是向你传达公子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张京面色一正,连忙抱拳行礼:“张京听令!”

    “不必如此多礼,公子也不讲究这些。”

    扈红练摆了摆手,“公子说,养兵千日用兵一时,你在军中蛰伏多年,积累得也差不多了,眼下到了你大展拳脚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皇后提携你做防御使,就是要你杀敌建功。此番迎战北胡大军,事关中原军心民心与国战大局,断然不容有失。战则必须要胜,你可明白?”

    “张某明白!”

    大声应诺的张京,把胸甲拍得砰砰作响,“此番出战,张某就算是把命拼上,也不敢辱没了公子威风,耽误公子的大计!二当家只管放心就是。”

    扈红练点点头:“你应该明白,除了公子说的那些,你这一战的胜负,还关系着皇后能否坐稳汴梁主帅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我这回来,也不是指挥你冲杀自己看乐子的,我带了一群高手,会一同参战,你把我们编入你的亲卫队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二当家要亲自上阵?”张京受宠若惊,旋即便笑得更为开怀,“有二当家相助,这一战就多了三成胜算,断无不胜的道理!”

    扈红练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,“你原本有几成胜算?”

    “九成!二当家来了,就有十二成了!”

    扈红练:“......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元木真降临汴梁,是必然会发生的事,战况如何,赵宁早就知道,既然要让赵七月趁机回汴梁主持战事,自然得给她马上就能用的精锐大军,作为心腹臂膀。

    张京的存在,就是为了今日。

    这颗棋子,赵宁在乾符七年就落下了。

    事情偏差在于,虽然赵宁暗中多方运作,让张京不断升迁,但在赵七月回汴梁时,张京还只是团练使,没能执掌一军。

    好在赵七月临机应变,抓住了当时城外驻军出逃的契机。几股出逃的兵马里,孙康之所以会对张京所在的队伍出手,正是因为有赵七月的吩咐。

    总之,事情虽有波折,现在也都在正轨上,符合赵宁布局时的期望。

    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